《边缘行者》任贤齐的台湾腔害惨了这部港片搞笑的台词让人出戏

还是忍不住去看了《边缘行者》,冷冷清清的电影院,我几乎包场看完了这部港片,失望之余还有一丝惊喜,姑且打6分吧。

有网友吐槽这几年上映的港片名字,不是“战”(《寒战》、《激战》、《毒战》,就是“行者”(《使徒行者》《无间行者》),一点新意也没有,看名字就知道大概演什么。

《边缘行者》看片名,就应该猜到这是一部黑帮卧底片,所谓边缘就是指黑白边缘,两边都沾一点,但又是边缘人。

《边缘行者》,这是个关于卧底的故事。任贤齐饰演的阿骆,入狱前是新字头社团龙头昌哥(任达华)的拜把子小弟,在狱中被张兆辉发展为卧底。

阿骆和联络人在后巷街头时质问自己:人仲系鬼?这个关于身份的经典问题在港片出现过多次了,但凡卧底电影都会出现,《无间道》中,梁朝伟和黄sir接头是也这样问自己,做鬼久了就忘了自己是人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社团中称呼卧底为鬼,内鬼的意思;而在纪律部队这边则正好相反,人是指差人,鬼是指贼。

《边缘行者》里,阿骆出狱后第一次毒品交易,发生在一艘破旧的如迷宫般的船上。

熟悉港片的朋友很清楚,黑黑交易的地点无外乎三个:废弃的仓库(厂房)、集装箱码头、船上。

三个地点两个都是和水有关,这也不奇怪,香江毕竟就是个岛,渔船是很多人谋生的工具,并且它还是全球贸易中心。

而且你会发现,社团份子跑路都是走海路,或者一艘快艇,或者一艘破船,连夜出海去泰国、去菲律宾、去宝岛,《边缘行者》中阿骆就是一搜快艇跑路泰国。

阿骆和阿添和泰国人(卢惠光饰)交易,有意思的是,卢惠光的翻译只会说闽南语,每句话都要经过多重翻译(泰语翻译成闽南语,闽南语再翻译成粤语)。

这是港式黑帮片特有的元素,宝岛人、泰国人、香港人、还包括菲律宾人、南亚裔等,粤语、泰语、闽南语、南亚语,多语种共存。

有网友好奇:为啥没有日韩?其实很简单,因为港片的最大市场,就是东南亚和宝岛,港片里出现他们的面孔也是提升票房的需要。

因为看的是国语版,任贤齐是原声,一口浓重的宝岛味口音,参杂在港式国语配音中,实在太出戏了。

特别是当任贤齐雄心壮志地说出:给我洗白,我要从政。这句台词时,我居然笑出了声(有些不礼貌了)。

几乎每一部黑帮片中都有一个“阿添”这样的角色,看上去文质彬彬的,其实心狠手辣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极其残忍。

这种人根本就不讲什么忠义,社团规矩,尊敬叔父,疯起来很吓人的,比如《古惑仔》里的乌鸦、靓坤,《扫毒》里的段坤、《反黑》里的招积等。

《边缘行者》里见到了久违露面的澳洲演员河国荣,一转眼河sir也老了,掐指一算他来香江拍戏也有三十年了。

在他的百科里,有介绍到河国荣作为欧美人种的形象,曾在相当多的港剧和电影中饰演香江主权移交前的英国高官,或警队高层官员等。

在《边缘行者》中,河国荣就饰演一位警队高层官员,有多高呢?廉政公署都奈何不了他。

河sir所在的部门是政治部,它虽然名义上是香港警察的一个部门,但实际上却是英国反间谍机关在香港的分支机构,于1995年解散,而《边缘行者》发生的时间是1994年,正是他们疯狂敛财的时候。

片尾再次响起了哥哥张国荣的经典歌曲《当年情》,徐克、吴宇森当年在拍摄《英雄本色》时,怎么也不会想到,三十年后黑帮片会没落吧。

《边缘行者》称得上2022年上半年最好的港片,没有之一。希望今年我们在讨论港片时,除了《边缘行者》,还有其他电影可供我们讨论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