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斯蒂庞克牌轿车值多少钱”

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: 柬埔寨人眼中越南是大哥,中国呢?|明朝一年从美洲赚多少银子?|打仗的钱美国给的?|宫女为什么怕西瓜?

《潜伏》里“干这行真不图立功受奖”的天津保密局行动队李队长,带人雄赳赳去马王镇抓九十四军的军贪,熟料扑空了不说,还被闻讯赶来的九十四军许团长一顿胖揍。

这可是打了保密局的脸啊,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吴站长也暴怒了,直接电话里叫九十四军高层把许团长“绑了给我送来,不然老子连你一块儿绑”。

但关键时刻,我党在保密局的潜伏人员余则成同志出来调停了,对站长说九十四军愿意“拼了命保这个许团长”,只要站长能放人,“美元也可以,和一辆斯蒂庞克牌轿车价格相等的美元”。

这突然冒出来的“斯蒂庞克轿车”,就仿佛一汪金泉,瞬间浇灭了吴站长的满腔怒火。

然后,就有了《潜伏》里的名场面:支开余则成的吴站长,喜滋滋哼着“先到咸阳为王上”的戏文给老婆打电话:“你去问问你弟弟,一辆新的斯蒂庞克牌轿车,值多少钱?”

再然后,收足了钱的吴站长抬了抬手,“倒卖物资,殴打保密局执法人员,罪过不轻”的许团长就轻松脱罪了。

“牵线”的余则成,也因为帮助吴站长捞了这么大一笔,其在吴站长心中“招财童子”的地位大大巩固,更为后面荣升保密局天津站副站长奠定坚实基础。

如此神剧情,也叫多少观众们多年来议论纷纷,“斯蒂庞克轿车值多少钱”这事儿,更是个热门线

其实,《潜伏》里所说的“斯蒂庞克牌轿车”,英文名为Studebaker。

照余则成的描述说“许团长打随枣的时候立过功,受过嘉奖”。收了钱的吴站长也说“抗日英雄嘛,总不能赶尽杀绝”。

好些观众为此硬杠说,堂堂“精锐”里的抗日英雄,都让一部《潜伏》丑化成这样?

这位抗日战场上曾血战日寇的硬汉,1948年来南京参加行宪大会,却因无钱行贿备受冷落,就连身上的皮大衣也遭到“高层”的勒索。

甚至,《潜伏》剧中曾经对忠心耿耿的余则成,也是目睹了戴笠抗战期间走私的丑剧后,才终于下定了与决裂的决心,成为我党隐蔽战线上的坚强战士。

照着他某位老部下的回忆说:“他看中了什么新奇有趣的东西和古代文物字画,只要用手一指,就都是他的了”。

抗战胜利后的军队,不知有多少类似的“许团长”,捞够了钱财也喂饱了“吴站长”。

而且更需要注意的细节是,当余则成办妥了“赎人”的事儿,把九十四军送来的美元交接给吴站长时,吴站长还打开箱子验看了一下,箱子里除了有两叠美元外,还有几根金条。

如果编导是有意为之,那这个细节也足够用心:“李队长挨许团长揍”的时候,当时国统区的市面上,比美元更坚挺的,就是被称为“黄鱼”的金条。1946年冬天,打着“平抑物价”的旗号,制出了一堆“十两”“五两”不等的金条,俗称“大黄鱼”,开始高调抛售,结果各级政要似闻了腥味的鲨鱼般蜂拥而来,一场炒黄金的丑剧就此开始,短短两个月里,黄金价格就暴涨一倍多。

中央银行监守自盗,一边发行一边抛售,几乎所有高层都参与劫掠,老百姓的财富惨遭洗劫。

黄金价格也因此居高不下,比如上海解放前夜,黄金每天涨幅百分之五十,堪称最后的疯狂。

如此一来,九十四军送来的“与斯蒂庞克轿车价值相等的美元”里,也包括了用来凑数的黄金。

看看当时黄金疯涨的趋势就知道,这更是比美元还叫得响的硬通货。难怪站长验看过箱子后就露出笑容,特意安排余则成去办放人的事儿——这线

单从《潜伏》的剧情看,吴站长真是说到做到,你看他在余则成的无私帮助下,无论是敲诈汉奸穆连成的糖厂,顺走季伟民家镇宅的刘宋金佛,还是敲了九十四军“与一辆斯蒂庞克轿车价值相等的美元”,顶多都是黑吃黑,却从没向保密局的公款下过手。

参考资料:屈辱的岁月,奋斗的征程》、张森奉《民国特大抛售黄金风潮》、《民国最大金融案》、蒋新宁《民国时期上海黄金交易情况及其恶劣影响》赵映林《抗战胜利后官场的腐败》、 尹书博《“劫收”对政权衰败的影响》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