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随“9·11”成长的美国这一代

9月11日上午,美国纽约曼哈顿,两名女孩在世贸中心旧址纪念广场参加“9·11”事件20周年纪念仪式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

“我记得,‘9·11’那天我在学校上英语课。老师在课堂上接到一个电话,随后,她打开电视机,双臂交叉站在那里。我们看到,的计划成功了。”美国一名网友说,“我们还太年轻,不能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,我真的毫无感觉。我们知道有不好的事发生,但无法理解,只是感到好奇。”

“我能想起的不多,只记得父母在哭,新闻连续两天都在报道‘9·11’,这就是我能记得的全部。如今作为成年人回想起这件事,我觉得太可怕了。”妮基·坎贝尔说。

时值“9·11”事件20周年纪念日,美国以盛大的纪念活动进行全国性哀悼。美国“商业观察者”网站称,这个国家发誓“永远不会忘记”这场及其遇难者,不过,对最年轻的一代美国人来说,这个誓言有着不同的含义——他们大多没有对“9·11”的记忆,却伴随着“9·11”留下的创伤长大。

英国非营利教育机构Varkey基金会的调查显示,美国年轻人对极端主义、全球的蔓延深感忧虑,约82%的美国年轻人将之列为他们“对未来的最大恐惧”;认为“世界正在变糟”的人比相信“世界正在变好”的人多一倍。悲观情绪在这一代人心头萦绕不去。

自“9·11”以来,美国许多年轻人陷入了焦虑和高度警惕。美国《科德角时报》援引社会学家的观点称,“9·11”这类事件影响一代人的程度,取决于事发时人们的年龄。例如,在越南战争期间成年的人,往往对任何形式的军事干预都更加谨慎;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成年的人,可能在50年后仍然受到它的影响。

“‘9·11’让人们对一小群能够造成的破坏感到震惊。虽然过去15年间较少发生重大恐怖事件,但‘9·11’对美国的影响经年不散。”《科德角时报》援引社会学家的线”事件及对美国的刻骨仇恨,令一些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受到这场悲剧持久的伤害。

“9·11”事件发生时,劳伦·巴达卢科在读小学四年级,电视上的新闻报道让她焦虑。“9·11”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,从那一天开始,巴达卢科变得“担心一切。

巴达卢科第一次坐飞机是在“9·11”之前,那是一次令她激动的经历。但在“9·11”之后,每次飞行都令她焦虑不已,对安全的担忧迫使她总想早早赶到机场。“最小的事也会让我非常焦虑。”她说,身边发生的各种事令她绷紧神经,“我认为情况可能往最坏的方向发展。每天都像一场斗争。”

幼儿教师阿尔维斯的感受与巴达卢科相似。多年来,新闻中不断报道袭击和枪击事件,使她每当身处人群中都会感到焦虑难挨,逛商场、在公园散步时也无法放松。

在美国持续了一年半的新冠肺炎疫情中,年轻人受到了沉重打击。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中,一半的受访者或其家人因疫情失业或被减薪。

咨询公司“世代动力学中心”认为,看着双子塔倒塌被美国年轻人视为“一个决定性的时刻”,但最终改变他们的可能是新冠肺炎大流行。

一名受访者说,当纽约市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初期首次被封锁时,“9·11”事件造成的不确定感重新笼罩了她。“我认为这同样令人不安。未来会变成什么样?我记得大流行来袭的最初几天,每个人都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攻克它,结果它延续至今……‘9·11’时人们也有过这种可怕的想法:如果他们那么轻易就劫持了飞机,撞进我们的建筑物,袭击会持续发生吗?曼哈顿还有1000多座这样的建筑物。当时最令我揪心的是,我妈妈就在这样的高楼里工作”。

“在疫情中,我们几乎找不到人去指责,而‘9·11’事件中有人可以被指指点点,至少我们试图这样做。”受访者山姆说,“我认为,这就是主要的区别,因此我们在阿富汗发动了战争,而现在,我们只能考虑疫情造成的后果,还有怎样能回到疫情暴发之前的日子。”

“商业观察者”发现,美国政府希望年轻人深刻理解“9·11”的意义,但在年轻人看来,气候变化是眼前更迫切的危机。

24岁的布鲁克·霍斯在得克萨斯州一所大学攻读恢复生态学,以跨学科的方法对气候问题和生物多样性进行研究。整个夏天,他都在一座采用再生农业技术的农场里工作,这种技术能恢复土壤生物多样性。霍斯和他的团队致力于“修复人类与环境的关系”。

美国各地的大学校园里,都有人在帮助像霍斯这样的学生将气候研究整合到各个学科中。今年早些时候,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启动了跨课程可持续发展计划,教两万名本科生如何将他们的专业知识与环境可持续发展相结合。

南加利福尼亚大学2020年的调查显示,64%的本科生对可持续发展议题“深感兴趣”,33%的人每天都参与可持续发展活动,27%的人每周至少参加一次。“过去,关注环境和可持续性算是一种小众兴趣。现在,我看到校园内各领域的学生都对可持续性产生了兴趣。”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环境部主任吉尔索姆说。

纽约大学环境研究项目的全球课程协调员克里斯托弗·施洛特曼也提到了这种趋势。应届毕业生就业普遍不景气,但施洛特曼表示,拥有某种形式的环境学位是一种资产。

皮尤中心今年早些时候的研究报告称,美国年轻人对气候变化极为关注:76%的年轻受访者表示,这是他们最大的社会关切之一。32%的年轻受访者在过去一年间至少参与了一项环保行动,例如捐赠、志愿者服务、参加集会或为环保问题联系官员。

“我认为,我是第一代知道气候变化严重威胁生存的人,也可能是最后一代能对抗这一问题的人。所以我决定加入这个行业。”波士顿环境顾问拉里维说。

“商业观察者”称,如何应对地球环境严峻的未来,解决方案已经触手可及,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关注环境问题的年轻人涌入大学、招聘会和面试室,他们对科学、政策和彼此充满信心。施洛特曼说,这种热情在历史上前所未有。

“我记得,‘9·11’那天我在学校上英语课。老师在课堂上接到一个电话,随后,她打开电视机,双臂交叉站在那里。我们看到,的计划成功了。”美国一名网友说,“我们还太年轻,不能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,我真的毫无感觉。我们知道有不好的事发生,但无法理解,只是感到好奇。”

“我能想起的不多,只记得父母在哭,新闻连续两天都在报道‘9·11’,这就是我能记得的全部。如今作为成年人回想起这件事,我觉得太可怕了。”妮基·坎贝尔说。

时值“9·11”事件20周年纪念日,美国以盛大的纪念活动进行全国性哀悼。美国“商业观察者”网站称,这个国家发誓“永远不会忘记”这场及其遇难者,不过,对最年轻的一代美国人来说,这个誓言有着不同的含义——他们大多没有对“9·11”的记忆,却伴随着“9·11”留下的创伤长大。

英国非营利教育机构Varkey基金会的调查显示,美国年轻人对极端主义、全球的蔓延深感忧虑,约82%的美国年轻人将之列为他们“对未来的最大恐惧”;认为“世界正在变糟”的人比相信“世界正在变好”的人多一倍。悲观情绪在这一代人心头萦绕不去。

自“9·11”以来,美国许多年轻人陷入了焦虑和高度警惕。美国《科德角时报》援引社会学家的观点称,“9·11”这类事件影响一代人的程度,取决于事发时人们的年龄。例如,在越南战争期间成年的人,往往对任何形式的军事干预都更加谨慎;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成年的人,可能在50年后仍然受到它的影响。

“‘9·11’让人们对一小群能够造成的破坏感到震惊。虽然过去15年间较少发生重大恐怖事件,但‘9·11’对美国的影响经年不散。”《科德角时报》援引社会学家的线”事件及对美国的刻骨仇恨,令一些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受到这场悲剧持久的伤害。

“9·11”事件发生时,劳伦·巴达卢科在读小学四年级,电视上的新闻报道让她焦虑。“9·11”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,从那一天开始,巴达卢科变得“担心一切。

巴达卢科第一次坐飞机是在“9·11”之前,那是一次令她激动的经历。但在“9·11”之后,每次飞行都令她焦虑不已,对安全的担忧迫使她总想早早赶到机场。“最小的事也会让我非常焦虑。”她说,身边发生的各种事令她绷紧神经,“我认为情况可能往最坏的方向发展。每天都像一场斗争。”

幼儿教师阿尔维斯的感受与巴达卢科相似。多年来,新闻中不断报道袭击和枪击事件,使她每当身处人群中都会感到焦虑难挨,逛商场、在公园散步时也无法放松。

在美国持续了一年半的新冠肺炎疫情中,年轻人受到了沉重打击。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中,一半的受访者或其家人因疫情失业或被减薪。

咨询公司“世代动力学中心”认为,看着双子塔倒塌被美国年轻人视为“一个决定性的时刻”,但最终改变他们的可能是新冠肺炎大流行。

一名受访者说,当纽约市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初期首次被封锁时,“9·11”事件造成的不确定感重新笼罩了她。“我认为这同样令人不安。未来会变成什么样?我记得大流行来袭的最初几天,每个人都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攻克它,结果它延续至今……‘9·11’时人们也有过这种可怕的想法:如果他们那么轻易就劫持了飞机,撞进我们的建筑物,袭击会持续发生吗?曼哈顿还有1000多座这样的建筑物。当时最令我揪心的是,我妈妈就在这样的高楼里工作”。

“在疫情中,我们几乎找不到人去指责,而‘9·11’事件中有人可以被指指点点,至少我们试图这样做。”受访者山姆说,“我认为,这就是主要的区别,因此我们在阿富汗发动了战争,而现在,我们只能考虑疫情造成的后果,还有怎样能回到疫情暴发之前的日子。”

“商业观察者”发现,美国政府希望年轻人深刻理解“9·11”的意义,但在年轻人看来,气候变化是眼前更迫切的危机。

24岁的布鲁克·霍斯在得克萨斯州一所大学攻读恢复生态学,以跨学科的方法对气候问题和生物多样性进行研究。整个夏天,他都在一座采用再生农业技术的农场里工作,这种技术能恢复土壤生物多样性。霍斯和他的团队致力于“修复人类与环境的关系”。

美国各地的大学校园里,都有人在帮助像霍斯这样的学生将气候研究整合到各个学科中。今年早些时候,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启动了跨课程可持续发展计划,教两万名本科生如何将他们的专业知识与环境可持续发展相结合。

南加利福尼亚大学2020年的调查显示,64%的本科生对可持续发展议题“深感兴趣”,33%的人每天都参与可持续发展活动,27%的人每周至少参加一次。“过去,关注环境和可持续性算是一种小众兴趣。现在,我看到校园内各领域的学生都对可持续性产生了兴趣。”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环境部主任吉尔索姆说。

纽约大学环境研究项目的全球课程协调员克里斯托弗·施洛特曼也提到了这种趋势。应届毕业生就业普遍不景气,但施洛特曼表示,拥有某种形式的环境学位是一种资产。

皮尤中心今年早些时候的研究报告称,美国年轻人对气候变化极为关注:76%的年轻受访者表示,这是他们最大的社会关切之一。32%的年轻受访者在过去一年间至少参与了一项环保行动,例如捐赠、志愿者服务、参加集会或为环保问题联系官员。

“我认为,我是第一代知道气候变化严重威胁生存的人,也可能是最后一代能对抗这一问题的人。所以我决定加入这个行业。”波士顿环境顾问拉里维说。

“商业观察者”称,如何应对地球环境严峻的未来,解决方案已经触手可及,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关注环境问题的年轻人涌入大学、招聘会和面试室,他们对科学、政策和彼此充满信心。施洛特曼说,这种热情在历史上前所未有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